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辉茂辉]冬夜

依旧是逻辑不明没有文笔和巨!O!O!C!

 

他们真好啊…完全表达不出他们的好(暴风哭泣

 

灵感来源是这首歌(虽然觉得自己写得已经完全脱离歌曲了)  点我呀

 

——————————————————————

 

“真冷啊,”辉气摇晃着罐中酒液,探头向下望,“下雪啦。今年的第一场雪。”

 

雪花落在他赤裸后颈带来丝丝凉意,他倒抽着冷气笑起来,伸手挨个去触碰窗沿凝结的冰棱,感受着它们在他的指端融化继而滚落水珠。指尖很快冻得麻木,可他乐此不疲。

 

房间外传来模糊的声音:“花泽君?要一起出去买东西吗?”

 

“好——这就来。”他提高声音回应,关好窗随意在家居服上蹭去指腹水痕,踢踏着厚实的棉拖走向衣柜。

 

  

 

茂夫把碗摆进消毒柜,擦干手,解下腰间围裙。今天轮到他洗碗,冬日的水寒意刺骨,但最后看到干干净净的碗筷时通红的双手似乎也没那么令人在意了。他满意地环视一圈窄小厨房,同时对着屋内喊话。辉气的动作很快,茂夫在客厅寻找购物清单的时间里他已经穿戴完毕,精神抖擞地嚷着影山君快一点快一点。茂夫攥着那张皱巴巴的纸条一把扯下外衣往身上罩,而金发的青年早已迫不及待地冲向门口,三下五除二套上鞋就小跑着往屋外去了。茂夫听到他微微上扬的语调:“来看——雪下大了——”,而自己像个老妈子一样跟在身后喊:“外面很冷的,多穿一点再走吧?等等、花泽君!”

 

——最后他只好多带了一条围巾,又拿了一对手套,塞在背包的角落里。

 

绝对是喝多了吧?茂夫双手捅在口袋里,跟在辉气身后慢慢地走。街上无人,雪花纷扬而落,落在他头顶肩膀,不一会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些微潮意。辉气走得颇快,但又不想和茂夫距离太远,只好走走停停走走停停;他也不觉得委屈,停下来时用瑰丽光晕拢起些莹白的碎片,晃悠悠飘在自己头顶像是牵着个气球,回过头指给茂夫看,非要不善言辞的恋人的夸赞。他眼睛弯成月牙,渐暗的天色下眼中剔透水色沉淀出柔和的墨蓝,耳尖透着红,因为这场初雪而兴奋不已。

 

茂夫心中悄悄泛起暖意,在这凛冽的冬风里。

 

他反手探向身后的背包,摸索着拉出那条围巾,应着“好看好看”快走几步上前,趁着青年歪着头傻了吧唧搓着鼻梁微笑的时候一把用那厚实织物套上他的脖颈,然后拉住围巾两端和他接吻。他比辉气矮一点点,需要微微仰起头才能触到他的唇。很柔软,有一丝酒气。“唔。”他看到青年惊讶地睁大眼,金色眼睫微颤,紧接着那澄澈双眸透出笑意缓缓闭合,辉气冰凉的手指抬起他的下巴,小心翼翼地加深了这个吻,轻柔不带一丝欲意。

 

一吻毕,辉气轻轻抵着他的额头,右手握上仍攀着他的围巾的茂夫的手。“真不想结束啊。”他突然低声说,指腹摩挲着茂夫突出指骨,“如果时间能一直一直停在这一刻就好了——呢。

 

“这样的日子能一直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呢。”

 

他又沉默了一会,然后赶在茂夫开口之前重新展露笑容。

 

“没有啦,我胡说的。我们一定要Happy End呀。”

 

 

 

他们十指相扣,慢吞吞地往商店走,风裹挟着雪片呼啸而过,靴底踏在枯枝上嘎吱作响,他把下巴藏进层叠围巾笑道果然好冷,接着拉住茂夫的手埋进自己温暖的衣袋。“好一点吗?”他呼一口气,冷冽的空气中漫开迷蒙的白雾,“就这样走吧。”

 

就这样走吧。

 

想和你永远这样走下去。

 

-END-

评论

热度(11)

© 顾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