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灵茂]灰翼(二)

剧情如脱缰野狗

流水账

OOC

前面部分请走(一)

——————————————

02

怎么说好呢,灵幻先生的反射弧,非常非常——长。长到他再次迷迷糊糊醒来时才终于意识到午夜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闯入了自己的家——而他撂下人家在旁边,自己一个没撑住毫无防备呼呼睡死了。

睁眼,闭眼,再睁眼。对方依旧呆愣愣地眨巴两下眼注视着他。

灵幻无言地起身,无言地洗漱,无言地浇花,绕了一大圈最后回到原处继续和妖精大眼对小眼。

一分钟后:“早上好。你从哪里来?”

…这才终于想起来问。

 

03

妖精原来也要到人世间体验生活啊。灵幻塞了一大口章鱼小丸子,在手忙脚乱给自己嘴里扇风呼呼哈哈吐气的间隙里想。感觉就像是未成年的小孩被迫走向社会。他悲悯又感慨地摸了摸自己湿润眼角,后悔不该把丸子一口吞下…舌头麻了。

对面自称影山茂夫的妖精正在和人类的食物奋战,撅着小屁股双臂抱住章鱼小丸子“啊——”地张大嘴,糊了一脸酱吭哧吭哧撕扯半天才在外皮上啃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洞,毫不泄气不顾一切地拽住丸上章鱼猛一扯,力道没掌控好倒地咕噜噜滚下桌面,在灵幻心惊胆战地冲过去捞住他之前慢悠悠地平躺在虚空中浮起来,张嘴,把章鱼塞一半进嘴,嘎吱——然后幸福地抖抖翅膀,飘上了天花板。

 

04

于是从此灵幻的公寓多了位房客。

不给房租的那种。

 

05

茂夫正看自己的线稿看得津津有味。

有言道,妖精喜欢美丽的事物。

所以线稿=美丽的事物

被满足了虚荣心的世纪的天才少女漫画家愉快地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地眯起眼时他听见面前传来声音:“…我可以学画画吗?”

 

06

非人类的房客变成了弟子但是依旧不交钱,怎么办,急。

 

07

灵幻挽起袖子,一抖纸张在桌面平铺开来。

茂夫也挽起袖子,一抖纸片在灵幻头顶平铺开来。

灵幻握着一支铅笔开始画分镜。

茂夫攥住一截铅笔芯开始画…不知道画什么。

茂夫陷入沉思。

 

08

绘画之路道阻且艰,而且灵幻抱怨一直把铅笔碎屑抖在头上他会秃顶,茂夫只好从漫画家尊贵的脑袋上飞下来,拱几下钻进灵幻兜帽衫的领口——几天下来这个位置几乎成了他的专属。背靠内衬的T恤,脚蹬厚实里料,双手垂在外面松松扯住领口两条黑色带子,茂夫浮在暖热体温中昏昏欲睡。他肩胛双翅上扬挨着灵幻脖颈却带不来任何触感,所以虽然照镜子的时候看到自己脖子笼着灰雾会令人十分惊悚,灵幻还是由他去了。

不过眼下情况有点特殊。

灵幻很饿,想要出门买便当,同时惆怅的发现趴在领口的小家伙已经…睡着了。

灵幻陷入沉思。

 

09

灵幻试探着一起身,茂夫咻得掉进了他的衣服。

灵幻:“…”

五秒钟后,茂夫悠悠从领口飘出来。

没醒。

灵幻:“…??”

 

10

无所畏惧。灵幻先生走出了家门。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人对他报以诡异的凝视,顺利下楼,顺利到达便利店,顺利付款回家——唯一的惊讶来自那位似乎患了干眼症的店员,她一直在眨眼,看到灵幻时愣了愣,问他领口是否有什么东西。

当然被灵幻随口搪塞过去了。

回到家时熟睡许久的茂夫终于醒来,迷迷糊糊揉着眼打哈欠,灵幻捏着他后领把小家伙揪出来放到桌子上,对着他严肃地眨巴眨巴眨巴眼。

茂夫:“…?? ”

 

11

没有变化,完全没有变化,灵幻可以肯定他一直能清清楚楚地看见茂夫,细致到连他阔袖衬衫上隐约的花纹与翅膀上浅淡纹路都纤毫毕现。所以当询问茂夫人类是不是看不见妖精并且得到肯定回答时灵幻再一次懵逼了。

“一般来说人类只有在飞快的眨两下眼时才看得见我们…”灵幻往他的小杯子里滴一滴牛奶,小家伙道谢后平静地说,“师父是例外吧,很罕见的那种。”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师父从一开始就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12

我好像不是人,怎么办,急。


tbc.

评论

热度(12)

© 顾筠|Powered by LOFTER